四围琉止

是个渣渣

「风神组」雨天出行的话

依旧是小短文!
京都秋风前篇的样子
齁甜
OOC预定








例祭刚刚结束,诹访子就念叨着体察民情不知道跑到哪个池塘去管理她的微缩青蛙国去了,神奈子也被请下山去调解太子和僧人之间的日常纠纷,只留下早苗一个打理着守矢神社。即使没人管着,像打扫庭院这种事情也是不能怠慢的,就算早苗再怎么觉得无聊,也不能故意搞个异变出来吧。

她本来是想去灵梦那儿打发时间的,结果刚要出门就下起了雨,还是瓢泼大雨的程度,只能打消了出行的计划。早苗甚至产生了怀疑自己是雨女的念头,毕竟前些天才被魔理沙调侃每次和她出门都会遇上雨天。不过她扇扇手里鱼饼一样的御币安慰自己奇迹的能力可不是这样用的,下不下雨果然还是那个不良天人说了算。

连绵的雨从神社的瓦沿垂下,初秋的雾气像吸满水的画笔把和纸的角落都晕染上属于风的绿色。除了从袖口延伸进来的温度,今年的秋天意外地没有实感,或许是没有那些飞散的红叶的缘故。直到那个人印着枫树图案的裙摆从眼前一闪而过,接着又响起哗啦哗啦的瓦片掉落声。

“啊呀呀呀。。。”射命丸文正稳稳地蹲在房顶上,抱着她的相机和文花帖,头发因为被打湿了贴在脸上,一如往常轻浮地眯眼笑着看她。

“文小姐,既然来拜访就应该走正门吧,即使你急着交纳信仰,踩在神社的房顶上未免也太失礼了。”虽然被吓了一跳,早苗还是因为立刻想到修缮的问题而有些气恼。

文拨开挡在眼前的头发,“哎。。那种事情真是对不起。”虽然语气里没有半点道歉的意味,“都是因为下雨啊,本来是要去采访的现在也全都做不成了,姑且保全了相机和笔记本。话说回来早苗小姐也是讨厌雨的吧,因为下雨而不能出门什么的,难道不是这样考虑的吗?”

“。。。”早苗用并不和善地眼神盯着她,似乎在示意着文开口说关于房顶的事情。但射命丸文全当没看见,依旧笑嘻嘻的,“早苗小姐。。你的参拜客淋着雨哦,麻烦让我进去避个雨啦,明天的新闻我一定会好好宣传您的善举的。”

早苗看看文滴着水的发梢和欠揍的笑脸,又看看廊下碎掉的瓦片,最终还是摇头叹了口气,“。。至少把头发擦干再考虑新闻的事情吧清廉正直的记者小姐。”




“啊呀呀呀。。早苗小姐真是心的善良呢,怪不得灵梦那个贫穷神社没什么信徒,结果都到你这来了。”文接过早苗递来的毛巾,没有章法地搓起头发。“二柱大人都不在是吧,早苗小姐你自从秋例之后就一直是这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啊。。”

“幸亏她们不在不然你今天。。不对,你就是看准了两位大人不在吧。”早苗摇摇头,对上文轻浮的笑容,“说吧,急急忙忙地停在房顶上还把屋瓦弄碎是为了最新报纸的宣传还是关于取材的事情?这里可没有新闻话题,要说躲雨也是直接回天狗之里更方便吧。。”

“哎呀别这么揣测我嘛,难道早苗小姐认为我上门就只能为了这些事情吗?”文眯起眼睛抢过话头,“你先别露出一副‘不就是那些事’的眼神啊,我可是好心看着早苗小姐无所事事才来拜访的。”

“我?我有什么好值得拜访的?”早苗倒上两杯热茶,把其中一个杯子推到射命丸文面前,“文小姐你今天很可疑啊。说得像是你观察了多久似的。”

“当然啦观察可是一个记者必备的技能呢,再说了,因为早苗小姐你很好看啊。”文看向窗外面色平常地说着,早苗这边却红了脸,“说。说什么啊。。文小姐你总是这样不着调。”

感受到早苗的视线,文慢慢转过头来,连那个笑容似乎都变得不那么轻浮了。“怎么,我实话实说而已。”她的目光就这样直直地与早苗相接,赤红的眼睛里看不出到底是不是玩笑的意味,早苗一时语塞,脑袋都要冒烟的她走神地想着至少自己这副囧样可是被这个无良记者实打实看在眼里了。

“早苗?早苗小姐!”文有些玩味地把手伸到早苗面前晃了晃。

“啊。。啊!是!”早苗还没从刚才的话里回过神来,听见射命丸文叫她,下意识地腾一下站起来。“砰!”的一声之后,她又因为撞到桌角抱着膝盖蹲了下来。“好痛。。”脸上的红晕还未消散,又因为突然的撞击泛起了生理性的泪水,看上去很想欺负,文想着,这家伙怎么这么可爱啊。

“文小姐你太过分了!突然出现什么的,又说着这种开玩笑的话。。”文只觉得又心疼又好笑,往前一步拍了拍早苗的背,“好啦好啦算我错了行不行。我也没想到就因为一句话你的反应就这么大啊。。。”后面半句是她小声的嘟囔,但还是被早苗一五一十地听到了。

“还不是因为文小姐。。。啊!痛。。”早苗吃痛地捂着膝盖,文有些心虚地凑得更近了些,近到早苗能闻到她身上秋雨的气味。这让她有些不自在,总觉的似乎有什么情绪在悄悄发酵,快到临界就会爆炸一样。她下意识地想拉开现在暧昧的距离,却又像是依恋这样的感觉而没有做出实质性的动作。

“幸好不是很严重啊,只是撞红了一点。勉强用天狗的妖力先帮你止痛。早苗你也太不小心了。。”文叹了口气,服软般还是算真诚地再次道歉,“唉,对不起。今天本来是想找你出去的,毕竟早苗你看起来真的很无聊嘛。紫那家伙给的显界一日游的权限哦,说是为了‘开放幻想’之类的目的,反正你也想去。。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什么京。。来着的地方吧,不想回去看看吗?”

“京都?”膝盖的痛感确实消失了,但她埋怨的语气还未消退,“总觉得开放结界可是件大事,文小姐你却说得这么轻松像是要去度假一样。这样的事情真的靠谱吗?不会又被紫骗去做苦力吧?再说了,为什么找我?不是还有椛小姐果小姐吗?还是用这种失礼的方式出现在我面前。。”

“停停停!问题也太多了吧!”文闭着眼无奈地打断了早苗连发的问句,“真是输给你了。事情我都打点好了,没有什么问题的不会被骗的啦。再说,我想和早苗小姐出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哦,因为是早苗小姐嘛,更了解显界的话取材也会方便很多啊。”文站起身,朝早苗伸出手。

“就知道,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取材的事情嘛。”听到答案的早苗不知为何有些失望,她自己都不知道在期待什么回答,但她还是犹豫着伸出手去握住文的手。她本来以为文只是伸出手想拉她起来,可是文却紧紧地扣着她的手没有半点放开的意思。

“文小姐你到底在干什么啊!我没说不答应和你去吧。至少让我收拾一下啊,这样。。这样会被误会的。”从手中传来的温度让早苗又气又羞,声音也越来越小,正当她准备再次开口的时候文却打断了她。鸦天狗展开了她今天最灿烂的笑容,与这个比起来是不是雨天已经好像都无所谓了。“我刚才用了因为是早苗小姐这个理由吧。”

“那又怎样?因为我是显界来的不是吗?”

文凑到她的耳边,一字一顿,“除此之外就是你想的那样哦。因为是早苗小姐所以我很喜欢啊。”

「风神组」京都秋风

弱智的千字小短文
超甜der(自我感觉
终于写了本命cp
怎样都好请给我文苗吧!







“这里就是京都哦,可惜今天没有下雨,不然就连那些风也是枫叶一样的金红色呢,对了,像文小姐的扇子一样。”久违地到结界外游览了一圈,疲惫的她们坐在破旧的神社前,早苗望着阴霾的天空,从廊下伸出手去。

文摆弄着她的相机,快门的声音时不时从手中响起,“这可是绝佳的素材,得快些拍下来才行。”她显得很兴奋,不如说是她的职业习惯,“显界真是有不一样的景色呢,我也活了这么多年,那些像塔一样的烟囱,贴着反光材料的楼房,我可是做梦都没有想象过。”

因为喝了些之前灵梦送来的酒,早苗的脸色笼罩着一层薄红,“所以我总觉得,我和文小姐你,或者和幻想乡的其他人不一样呢,倒不是自恋什么的,就是觉得可能有些地方的差距难以弥补。就连酒量也是。”

出乎意料地,文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转过头来看着早苗,“但这就是你的特别之处啊,这种特质难道不是很有吸引力吗?”她像平常一样捉摸不透地笑着,“京都啊,早苗小姐就是来自于这样的地方,我能不能算是有幸更了解你了呢?”

不知道是酒劲更上还是因为害羞,早苗觉得自己像台蒸汽机一样呼哧呼哧地冒着烟,“哈。。总觉得被这样评价有些难为情呢,毕竟文小姐你总是不着调的。”她用手里的御币扇着风,企图掩饰自己的紧张,目光也移开,不敢看文的脸。

“。。。”文沉默了一会儿,收起脸上的笑容,换上一种不似她的认真语气,“早苗啊,你说风是金红色的吗?我倒觉得,风是湖绿色的呢。”

“诶?文小姐你说什么?”早苗没听清她的话,因为文腾地展开了漆黑的羽毛翅膀,飞出了回廊外。她握着扇柄缓缓地抬起手,又飞快地落下。风便随着她的动作而来,轻盈又热烈地轻轻旋转着,扰动着近地的雾气与远方的枫林,一层一层地缠绕在她身旁。文暗红色的眼睛注视着早苗,随着风扬起又落下的黑发下是一个极尽温柔的笑容。

雨也在此时降临,沿着风的轨迹连成一丝丝闪光的线条,一转眼它们又纷纷改变方向,让早苗想起从前在显界看过的海,雨与那些浪潮一样让人无法抗拒,在它们面前一切都变得不能推诿。早苗睁大了眼睛,她不在意雨滴是不是会落进眼眶,她只是连同那些往日的快乐与悲伤一起,回敬文一个安静的注视。

缀着蛙与蛇的绿色长发也像雨一样在风的拥抱下起伏着,描绘着缱绻的曲线。文的木屐踏在青石的地面上,她一步一步地向早苗走来,从风雨声里传来一声声和谐的脆响,像是这乐章里的鼓点。“早苗小姐,你是祭祀风的现人神。”

她是幸运的,被风眷恋的人,总是能读懂风里流淌的感情。早苗早就明了她的意味,她又何尝不是怀抱着这样的想法呢?

“我明白,因为这是文小姐的风啊。”她灿烂地笑着,眼里溢出柔和的海浪,随那些温暖的绿意融进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