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围琉止

是个渣渣

也是涂鸦
有点久的蕾米
真的要复习了好怕挂

今日涂鸦
太丑太潦草了少点人看到也好
“受伤了就睡一觉吧~”

瞎几把画的超时六十分
只满意头

没有耐心了配件没画了
本来应该是昨天发的

滴落实验

随便写的垃圾没有什么目的
满满的海猫既视感









今天是四万次,我连预估的时间都没有,虽说思考这些事情并没有什么用。我只是担心漂流的距离还在缩短,这样就更难到达ssera星云内层的新虫洞了。皮肤冻伤反而减轻了痛觉,肺泡和血管是首先爆炸的,接着是胃部肠道与胆囊。不知道是因为没有光照还是晶状体似乎来不及复原,我已经很久很久没看到东西了。

说起来很可笑,电流生成的时间比颅腔破裂的时间短,而且那些漂浮的积液在短距离内也不是完全绝缘,所以我姑且还能在这胡思乱想。就像是视觉残留一样,按理说在生理死亡的瞬间思维肯定已经停止运行了,可是恢复也那么快,这些奇怪的话好像还是足以连接起来。

我该庆幸脑子里不是死而复生之人看到的神像或者天使的幻影,因为往上看只是漆黑一片,是愚昧的预知。已经没有相信臆想捏造物的必要了,身体比一切来的更为实际,当了解真相的全貌后,真相也就自然凭空瓦解。

重新生成组织的时间被浪费了,要是能在这些时间里继续前进一定会更轻松。每次复活的时候连没吸入的氧气也能复原,还有气管里残留的二氧化碳,幸亏这些冲量定理,即使在极短的时间里也能滑行一段距离。这当然是没有摩擦的世界,我很早以前就能把控方向,毕竟已经重复了那么多次。

说是复活什么的也不确切吧,我连死亡的概念都没有了,这些事情就像睡觉闭眼一样平常。虽然痛觉也是会残留的,但是我感觉不到,或者说根本没有什么感觉的机会。只有碰到超大质量的中子星时那种被致密引力吸引的撕裂感才会稍微持续那么几秒。

为了不让自己失去理智,我还坚持把以前了解的文明历史翻出来重温。通背一遍的时间不能用人类的视角衡量,不过我还是觉得太短了,没有新的东西才是最可怕的,比什么孤独可怕得多。我还是很渴望恢复视力,尘埃带和天体的运行轨迹很有趣,比如ζpoug的轨迹是32个本轮和266个偏心圆叠加的,它会在46657135年后面临铁裂变的局面。

有的时候我会怀念那些只剩核心集成电路的人工智能,在人类消亡后审美与感知的必要都不存在了,传感器与指令终端由这之中的异类首先摘除,然后是能源的革命。这不是创造,反而更接近对人类历史的模仿,像是对错误的进程的复调书写。我现在也是相同的状态,感官世界已经离我太过遥远,灵魂只是中枢的电流。

也不是没有期待过有其他文明的出现,那毕竟意味着可能有大气层的存在,只是不知道它们是不是也由氧气供能,我觉得氦气的呼吸循环可能更适应宇宙环境。甚至或许他们已经进化直接使用聚变能源的程度,说不定我也有机会体验这种可控式能量爆炸的感觉。

只有时间是永恒的,原子不是。这也是我一直寻找虫洞的原因,如果在门这端的身体被打散成基本粒子,就有非零的概率在对岸组合成完全一样的自己。我不清楚它们有多少,也无法得出分母到底是十的多少次幂,幸好有无穷的时间任由挥霍。就像是有限多面的骰子,除了单面的一其他全为零,但只要能作弊地掷无穷次,就一定能赢得不一样的结局,我的筹码不过是不死的诅咒而已。

以光速跨越奇点,会引起时间轴的扭曲,进而导致空间的膨胀或坍缩,概率论武器使我有对抗自身的可能性,我依旧可以重来,将过去的一切重现甚至连失落的感情也能够复原,就像是216兆京年前第三次推动齿轮时那样。流浪在宇宙之外,重复,然后等待在重复中与从前不同的奇迹。

火神诹访子
是叫uesta吧

老福特滤镜好好看

「秘封组」第八视锥

把脑洞强行安在秘封身上
不明所以
全程对话








1 . 超距作用

梅莉「莲子你,相信超距作用吗?」

莲子「是因为场的作用吧,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却可以用线来描述。磁力依存于磁场,静电作用则以静电场的存在来保证,至于引力也是在引力场里运转的呢,所以说超距作用这种作弊的解释方法在严谨的现代物理里是不会存在的哦。」

梅莉「还有一个问题。那么莲子老师和梅莉同学间的恋爱也是莲子身边的粉红气场引起的吗?」


2 . 读心术与测谎仪

莲子「看!又响了吧,还说不是你偷吃的,心理学和微表情什么的只能骗骗我这种不懂的家伙,机器可是不会说谎的。」

魔术师梅莉「都说了没有啦,神经元电波这种东西也是能控制的哦,你手上的那个东西很不幸地只能看到这狭隘的一方面呢。」

莲子「不行,即使是读心术也好,刚刚的两个小时三十六分五十秒内明明只有梅莉一个人吧,蛋糕难道会自己跑掉吗?」

梅莉「真是没办法,不相信语言的话,去试探修饰语言的思维就更不合逻辑了哦,话说回来莲子没有打开冰箱看看吗?」

3 . 秋千

梅莉「秋千这种东西,难道不是为了够到更高处而发明的吗?」

莲子「那可不一定。要是往南北极之间开一条穿过地心的隧道,在那里面荡起来就是为了到达更深的地方了呢。」

梅莉「笨蛋莲子!摆动和振动即使公式差不多体感也差别过大了吧!」


4 . 催眠

莲子「可是真的很无聊嘛,交响音乐会什么的,难道梅莉不会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吗?缓解压力的心理治疗不是也使用着这种方法吗?」

梅莉「确实莲子只有听着机器人的方形声波才会兴奋呢!可惜我攒了那么久的门票钱,本来还想过一个难忘的圣诞节。。」

科学家莲子「不是说不好听啦。物质的弦也能弹出音乐哦,假如用镜子造出合唱团的话,让它们——」

「咔啦咔啦,咔啦咔啦。」

梅莉「该是我的鼓掌时间了吗?」


5 . 构造学说

莲子「弯弯曲曲又不稳定。。总觉得像岩石圈的裂缝,又像神经或者血管什么的。啊!难道人类身体的构成是对自然的模仿吗?」

梅莉「对于一幅画的解读哪会有标准答案这种东西啊。不过我想它们应该是统一的吧,一颗星球的自我。」


6 . 颜色

莲子「睡不着啦梅莉。」

梅莉「怪你喝太多咖啡啦。现在闭上眼睛,在黑暗里什么都不要想——」

莲子「闭上眼睛也能看见眼皮和透光,不是完全黑暗哦。」

梅莉「如果你的理论能让你睡着的话。你看到的也不是眼皮是眼皮反射的光哟你又准备这样接下去了吧,会越来越兴奋就更不能好好睡了。」

莲子「异议!眼皮从哪反射啊!」

梅莉「看,我说中了吧。」


7 . 道

梅莉「除了脚下的土地其他都消失的话这块土地本身也就无用了吗。。」

莲子「人类还是太渺小了。即使深度够了面积为零再怎么相乘也不会出现奇迹。」

梅莉「也许对于精神世界则完全不一样呢。」


8 . 化繁为简

莲子「蚂蚁的头脑是二维的,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高度的概念,只是沿着地面行进而已吧。」

梅莉「讽刺的意味听出来了哦。莲子还对上次我在游乐园摸着右边的墙走出去但是自己却没有通关的事耿耿于怀吗?」

莲子「梅莉太迟钝了!我只是想牵着你一起走嘛!」


9 . 噩梦

莲子「梅莉梅莉?你醒着吗?」

梅莉「哦呀。是莲子啊。」

莲子「吓死人了!走着路就突然睡着什么的也太奇怪了吧。」

梅莉「要说奇怪的话,对我来说莲子是一直醒着的哦,只要看见莲子的话我也是醒着的,也就是说。。。等等莲子不是去宣讲会了吗?我怎么在街上?」

莲子「梅莉的区分方式也太缺乏依据了吧,如果我出现就是现实的话,这可能是个噩梦哦。」

「风神组」雨天出行的话

依旧是小短文!
京都秋风前篇的样子
齁甜
OOC预定








例祭刚刚结束,诹访子就念叨着体察民情不知道跑到哪个池塘去管理她的微缩青蛙国去了,神奈子也被请下山去调解太子和僧人之间的日常纠纷,只留下早苗一个打理着守矢神社。即使没人管着,像打扫庭院这种事情也是不能怠慢的,就算早苗再怎么觉得无聊,也不能故意搞个异变出来吧。

她本来是想去灵梦那儿打发时间的,结果刚要出门就下起了雨,还是瓢泼大雨的程度,只能打消了出行的计划。早苗甚至产生了怀疑自己是雨女的念头,毕竟前些天才被魔理沙调侃每次和她出门都会遇上雨天。不过她扇扇手里鱼饼一样的御币安慰自己奇迹的能力可不是这样用的,下不下雨果然还是那个不良天人说了算。

连绵的雨从神社的瓦沿垂下,初秋的雾气像吸满水的画笔把和纸的角落都晕染上属于风的绿色。除了从袖口延伸进来的温度,今年的秋天意外地没有实感,或许是没有那些飞散的红叶的缘故。直到那个人印着枫树图案的裙摆从眼前一闪而过,接着又响起哗啦哗啦的瓦片掉落声。

“啊呀呀呀。。。”射命丸文正稳稳地蹲在房顶上,抱着她的相机和文花帖,头发因为被打湿了贴在脸上,一如往常轻浮地眯眼笑着看她。

“文小姐,既然来拜访就应该走正门吧,即使你急着交纳信仰,踩在神社的房顶上未免也太失礼了。”虽然被吓了一跳,早苗还是因为立刻想到修缮的问题而有些气恼。

文拨开挡在眼前的头发,“哎。。那种事情真是对不起。”虽然语气里没有半点道歉的意味,“都是因为下雨啊,本来是要去采访的现在也全都做不成了,姑且保全了相机和笔记本。话说回来早苗小姐也是讨厌雨的吧,因为下雨而不能出门什么的,难道不是这样考虑的吗?”

“。。。”早苗用并不和善地眼神盯着她,似乎在示意着文开口说关于房顶的事情。但射命丸文全当没看见,依旧笑嘻嘻的,“早苗小姐。。你的参拜客淋着雨哦,麻烦让我进去避个雨啦,明天的新闻我一定会好好宣传您的善举的。”

早苗看看文滴着水的发梢和欠揍的笑脸,又看看廊下碎掉的瓦片,最终还是摇头叹了口气,“。。至少把头发擦干再考虑新闻的事情吧清廉正直的记者小姐。”




“啊呀呀呀。。早苗小姐真是心的善良呢,怪不得灵梦那个贫穷神社没什么信徒,结果都到你这来了。”文接过早苗递来的毛巾,没有章法地搓起头发。“二柱大人都不在是吧,早苗小姐你自从秋例之后就一直是这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啊。。”

“幸亏她们不在不然你今天。。不对,你就是看准了两位大人不在吧。”早苗摇摇头,对上文轻浮的笑容,“说吧,急急忙忙地停在房顶上还把屋瓦弄碎是为了最新报纸的宣传还是关于取材的事情?这里可没有新闻话题,要说躲雨也是直接回天狗之里更方便吧。。”

“哎呀别这么揣测我嘛,难道早苗小姐认为我上门就只能为了这些事情吗?”文眯起眼睛抢过话头,“你先别露出一副‘不就是那些事’的眼神啊,我可是好心看着早苗小姐无所事事才来拜访的。”

“我?我有什么好值得拜访的?”早苗倒上两杯热茶,把其中一个杯子推到射命丸文面前,“文小姐你今天很可疑啊。说得像是你观察了多久似的。”

“当然啦观察可是一个记者必备的技能呢,再说了,因为早苗小姐你很好看啊。”文看向窗外面色平常地说着,早苗这边却红了脸,“说。说什么啊。。文小姐你总是这样不着调。”

感受到早苗的视线,文慢慢转过头来,连那个笑容似乎都变得不那么轻浮了。“怎么,我实话实说而已。”她的目光就这样直直地与早苗相接,赤红的眼睛里看不出到底是不是玩笑的意味,早苗一时语塞,脑袋都要冒烟的她走神地想着至少自己这副囧样可是被这个无良记者实打实看在眼里了。

“早苗?早苗小姐!”文有些玩味地把手伸到早苗面前晃了晃。

“啊。。啊!是!”早苗还没从刚才的话里回过神来,听见射命丸文叫她,下意识地腾一下站起来。“砰!”的一声之后,她又因为撞到桌角抱着膝盖蹲了下来。“好痛。。”脸上的红晕还未消散,又因为突然的撞击泛起了生理性的泪水,看上去很想欺负,文想着,这家伙怎么这么可爱啊。

“文小姐你太过分了!突然出现什么的,又说着这种开玩笑的话。。”文只觉得又心疼又好笑,往前一步拍了拍早苗的背,“好啦好啦算我错了行不行。我也没想到就因为一句话你的反应就这么大啊。。。”后面半句是她小声的嘟囔,但还是被早苗一五一十地听到了。

“还不是因为文小姐。。。啊!痛。。”早苗吃痛地捂着膝盖,文有些心虚地凑得更近了些,近到早苗能闻到她身上秋雨的气味。这让她有些不自在,总觉的似乎有什么情绪在悄悄发酵,快到临界就会爆炸一样。她下意识地想拉开现在暧昧的距离,却又像是依恋这样的感觉而没有做出实质性的动作。

“幸好不是很严重啊,只是撞红了一点。勉强用天狗的妖力先帮你止痛。早苗你也太不小心了。。”文叹了口气,服软般还是算真诚地再次道歉,“唉,对不起。今天本来是想找你出去的,毕竟早苗你看起来真的很无聊嘛。紫那家伙给的显界一日游的权限哦,说是为了‘开放幻想’之类的目的,反正你也想去。。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什么京。。来着的地方吧,不想回去看看吗?”

“京都?”膝盖的痛感确实消失了,但她埋怨的语气还未消退,“总觉得开放结界可是件大事,文小姐你却说得这么轻松像是要去度假一样。这样的事情真的靠谱吗?不会又被紫骗去做苦力吧?再说了,为什么找我?不是还有椛小姐果小姐吗?还是用这种失礼的方式出现在我面前。。”

“停停停!问题也太多了吧!”文闭着眼无奈地打断了早苗连发的问句,“真是输给你了。事情我都打点好了,没有什么问题的不会被骗的啦。再说,我想和早苗小姐出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哦,因为是早苗小姐嘛,更了解显界的话取材也会方便很多啊。”文站起身,朝早苗伸出手。

“就知道,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取材的事情嘛。”听到答案的早苗不知为何有些失望,她自己都不知道在期待什么回答,但她还是犹豫着伸出手去握住文的手。她本来以为文只是伸出手想拉她起来,可是文却紧紧地扣着她的手没有半点放开的意思。

“文小姐你到底在干什么啊!我没说不答应和你去吧。至少让我收拾一下啊,这样。。这样会被误会的。”从手中传来的温度让早苗又气又羞,声音也越来越小,正当她准备再次开口的时候文却打断了她。鸦天狗展开了她今天最灿烂的笑容,与这个比起来是不是雨天已经好像都无所谓了。“我刚才用了因为是早苗小姐这个理由吧。”

“那又怎样?因为我是显界来的不是吗?”

文凑到她的耳边,一字一顿,“除此之外就是你想的那样哦。因为是早苗小姐所以我很喜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