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围琉止

是个渣渣


半小时的鱼


想试试大正风的

苗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之前的摸鱼
Anti the holic

也是涂鸦
有点久的蕾米
真的要复习了好怕挂

今日涂鸦
太丑太潦草了少点人看到也好
“受伤了就睡一觉吧~”

瞎几把画的超时六十分
只满意头

没有耐心了配件没画了
本来应该是昨天发的

滴落实验

随便写的垃圾没有什么目的
满满的海猫既视感









今天是四万次,我连预估的时间都没有,虽说思考这些事情并没有什么用。我只是担心漂流的距离还在缩短,这样就更难到达ssera星云内层的新虫洞了。皮肤冻伤反而减轻了痛觉,肺泡和血管是首先爆炸的,接着是胃部肠道与胆囊。不知道是因为没有光照还是晶状体似乎来不及复原,我已经很久很久没看到东西了。

说起来很可笑,电流生成的时间比颅腔破裂的时间短,而且那些漂浮的积液在短距离内也不是完全绝缘,所以我姑且还能在这胡思乱想。就像是视觉残留一样,按理说在生理死亡的瞬间思维肯定已经停止运行了,可是恢复也那么快,这些奇怪的话好像还是足以连接起来。

我该庆幸脑子里不是死而复生之人看到的神像或者天使的幻影,因为往上看只是漆黑一片,是愚昧的预知。已经没有相信臆想捏造物的必要了,身体比一切来的更为实际,当了解真相的全貌后,真相也就自然凭空瓦解。

重新生成组织的时间被浪费了,要是能在这些时间里继续前进一定会更轻松。每次复活的时候连没吸入的氧气也能复原,还有气管里残留的二氧化碳,幸亏这些冲量定理,即使在极短的时间里也能滑行一段距离。这当然是没有摩擦的世界,我很早以前就能把控方向,毕竟已经重复了那么多次。

说是复活什么的也不确切吧,我连死亡的概念都没有了,这些事情就像睡觉闭眼一样平常。虽然痛觉也是会残留的,但是我感觉不到,或者说根本没有什么感觉的机会。只有碰到超大质量的中子星时那种被致密引力吸引的撕裂感才会稍微持续那么几秒。

为了不让自己失去理智,我还坚持把以前了解的文明历史翻出来重温。通背一遍的时间不能用人类的视角衡量,不过我还是觉得太短了,没有新的东西才是最可怕的,比什么孤独可怕得多。我还是很渴望恢复视力,尘埃带和天体的运行轨迹很有趣,比如ζpoug的轨迹是32个本轮和266个偏心圆叠加的,它会在46657135年后面临铁裂变的局面。

有的时候我会怀念那些只剩核心集成电路的人工智能,在人类消亡后审美与感知的必要都不存在了,传感器与指令终端由这之中的异类首先摘除,然后是能源的革命。这不是创造,反而更接近对人类历史的模仿,像是对错误的进程的复调书写。我现在也是相同的状态,感官世界已经离我太过遥远,灵魂只是中枢的电流。

也不是没有期待过有其他文明的出现,那毕竟意味着可能有大气层的存在,只是不知道它们是不是也由氧气供能,我觉得氦气的呼吸循环可能更适应宇宙环境。甚至或许他们已经进化直接使用聚变能源的程度,说不定我也有机会体验这种可控式能量爆炸的感觉。

只有时间是永恒的,原子不是。这也是我一直寻找虫洞的原因,如果在门这端的身体被打散成基本粒子,就有非零的概率在对岸组合成完全一样的自己。我不清楚它们有多少,也无法得出分母到底是十的多少次幂,幸好有无穷的时间任由挥霍。就像是有限多面的骰子,除了单面的一其他全为零,但只要能作弊地掷无穷次,就一定能赢得不一样的结局,我的筹码不过是不死的诅咒而已。

以光速跨越奇点,会引起时间轴的扭曲,进而导致空间的膨胀或坍缩,概率论武器使我有对抗自身的可能性,我依旧可以重来,将过去的一切重现甚至连失落的感情也能够复原,就像是216兆京年前第三次推动齿轮时那样。流浪在宇宙之外,重复,然后等待在重复中与从前不同的奇迹。

火神诹访子
是叫uesta吧

老福特滤镜好好看